茶業歷史

台茶發展史略-阮逸明 著

資料來源:台中縣茶商同業公會 作者:前茶業改良場場長阮逸明

【野生茶樹的發現及利用】 

台灣有茶樹之記載:早於荷蘭人占據台灣時期,(一六二四~一六六二年),荷蘭人所寫巴達維亞城日記一六四五年三月十一日之記事中載有「茶樹在台灣也有發現,似乎與土質有關,‧‧‧」雖未載明發現之地點,但其所指之茶樹無疑是指野生茶樹,與清代文獻所載水沙連之野生茶樹應無相關,蓋因荷蘭人往南投水沙連方面的發展遲至1650年左右才開始。

又據諸羅縣誌(一七一七年)記:「水沙連內山,茶甚夥,‧‧‧」;赤嵌筆談(一七三六年)載有「水沙連社茶在深山中,""每年通事與各蕃說明,人山焙製』;而淡水廳誌中亦有貓螺內山產茶,性極寒,蕃不敢飲,所謂貓螺內山乃今南投、埔里、水里地區的深山;而水沙連乃自埔里的五城往集集、水沙連一直到濁水溪上游蕃地的總稱。

當時蕃界與平地隔絕,非經通事(理蕃官職)與之議妥,不得進入,由此觀之台灣先民早巳利用野生山茶焙製茶葉營販。除了清代文獻記載今之南投縣內深山有野生茶樹外,台灣光復後亦在嘉義縣、高雄縣及台東縣深山發現野主茶樹林,但扔以南投縣的野生茶樹林規模最大,台灣野生茶樹多主長在海拔650~1500公尺之闊葉林內,其生長環境日照少,常有濃霧,台灣野生茶樹大致可由芽色之不同分為兩大類型,一為茶芽呈綠色或淡紫色(台灣山茶),另一類為茶芽呈紫紅色(赤芽山茶),花朵均較栽培種小,且兩種野生茶樹茶芽均無茸毛為其特徵,台灣野生茶樹樹齡大都不容易超過200年以上,易受茶天牛為害為主要原因。由台灣野生茶樹與栽培種雜交後裔所選得的優良品系(40~58),製造紅茶有其特殊香味,已於一九九九年六月通過茶樹新品種命名審查為台茶十八號。 

【台茶的起源─先民的引種】 

本省近200年來茶樹栽培及茶葉製造之發,與上述野生茶並無關連,茶園所植之茶樹更與野生茶無親緣之關係,本省現今供製造包種茶、島龍茶等優良地方品種,是先民由福建帶來之閩茶品種,早期製茶技術亦由福建製茶師父來台傳授,因此台灣產製包種茶、烏龍茶之技術乃源自福建。

清嘉慶年間(1810年)柯朝自福建武夷山引入茶籽,植於桀魚坑(今台北縣瑞芳地區)是現有文獻中最早提及閩茶引入台灣的記事,為台灣北部植茶之始;台灣北部茶園開拓是沿淡水河及其支流新店溪、基隆河及大嵙嵌溪(今稱大漢溪)沿岸發展,含蓋今之台北縣及桃園縣,而後向北拓展至宜蘭縣,向南發展至新竹縣及苗栗縣;宜蘭至花蓮及苗栗往南皆有高山阻隔,因此滿清治台及日據時期,台北、桃園、新竹、苗栗及宜蘭係屬於同一製茶技術來源之茶區,與福建武夷岩茶屬同一類型,縱使在偶然中開創了碰風茶(或稱膨風茶、白毫烏龍、東方美人)而成為新竹縣蛾眉、北埔及苗栗頭份之特色茶,享譽歐美,羨煞多少王公貴族及文人雅士,但其技藝乃蛻變於武夷岩茶(條形部份發酵茶之始祖)。

台茶另一種要發祥地為南投縣鹿谷鄉凍頂山所產製之凍頂烏龍茶過程中有一獨特之布球揉捻、或稱包布揉、揉布球、團揉),使凍頂烏龍茶具有獨特之香味及形狀呈半球形(似龍舞、似抱蝦);鄰近之竹山、名間、林內以及新興之高山烏龍茶皆源自此製茶技藝。

著作認為先民由大陸引入茶種及技術,發展台茶至少有四個據點,除上述淡水河系及鹿谷凍頂山為重要且對台茶發展有深遠影響外,其他二處分別為:起源於台北木柵樟湖山的木柵鐵觀音及屏東縣滿州鄉的港口茶。木柵鐵觀音係源自福建安溪鐵觀音,約於清末民初(日據時期)傳人本島,無論其茶苗引入或製茶技藝傳承皆賴於張迺妙茶師的苦心、毅力及熱心。其後人在其祖厝設立迺妙茶師紀念館,紀念其對木柵鐵觀音茶發展之貢獻,已成為木柵觀光茶園著名的歇腳處及旅遊點。

屏東滿州鄉港口茶,著作於民國六十二年(一九七三年)初見其傳統造方法係於同一炒鍋內完成炒、揉及乾燥,且純粹由手工製造,其炒、揉過程有一特殊之輝鍋技巧,致使茶葉色澤灰綠光潤,外形條索緊結彎曲似眉,類似大陸之眉茶,推測其技藝係源自大陸浙江、安徽一帶之眉茶製造方法,自民國六十年代後期,滿州鄉的港口茶雖已逐漸改以半機械化產製,但目前仍保有其色澤灰綠,輝白起霜,滋味濃冽之特色,茶園面積(約二十公頃)及產量雖少,但仍有其特殊地位。 

【台茶之茁壯與外銷之始】 

清廷鑑於茶為台灣重要經濟作物,乃鼓勵茶之生產。當時台灣北部為一片末開墾處女之地,播植茶樹發育異常良好,品質亦佳;由此沿淡水河上流及其支流大嵙崁、新店、基隆三溪之丘陵地帶廣植茶樹‧而農民以製茶為副業。

台茶之輸出,始於何時?雖有資料顯示1830年起台茶輸往廈門、福州,每擔須繳二圓關稅,但缺乏官方記錄無從稽考,惟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淡水關明記有八萬二千零二十二公斤輸出之記錄,故是當年可作為台茶輸出之始。

同治六年(一八六七年)杜德收購台灣烏龍茶運銷澳門,因台茶芳香郁馥,風味特殊,而獲意外好評,因而頗具信心,遂設立茶葉精製工廠於艋胛(萬華)。一八六九年,杜德又特雇帆船二艘,運載一百二十餘萬公斤台灣烏龍茶直銷美國,此為台茶直接輸出美國之始。
從此,台茶享譽國外,因之英、美商人接踵而來,至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年)間,計有:寶順、德記、和記、水陸、愛利士等五洋行相繼來台,從事台灣茶之貿易。

台茶發展之初,製茶種類只有烏龍茶而已,至一八七三年鳥龍茶滯銷,茶商將茶葉運往對岸福州改製出售,後來於光緒七年(一八八一年),有吳福源者,來自福建之同安,在台北開設『源隆號』茶廠,經營製造包種茶,為台灣精製包種茶之先河。是年台灣包種茶即首次輸出一萬,八千四百四十六公斤,旋有福建安溪之茶商王安定及張占魁合辦「建成號」,繼之大陸茶商來台設廠製造包種茶者接踵而至,於是包種茶之產量漸增,其後遂與盛極一時之烏龍茶並駕齊驅。當時台灣茶業興盛,但難免有眼光短淺之業者,為牟奇利,而將茶葉粗製濫作,甚有摻混劣品之不正業者。當時巡撫劉銘傳,因鑑及此,為矯正並防止不正業者之跋扈,且圖強同業之團結,擴展生產,改良技術,精進品質,獎勵輸出,遂於光緒十五年(一八八九年),特命茶業者組織「茶郊永和興」,此即茶商公會之起源。

此時,茶園開拓益廣,前僅栽培於台北近郊之茶園,一直拓展至宜蘭、新竹以南,產茶量亦隨之遽增,而輸出量亦於光緒十九年(一八九三年)達九千八百餘公噸。 

【日據時期之台茶】 

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中日甲午戰爭,清廷戰敗,依據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日本統治,當時日本明治時期之經濟乃以茶業與蠶絲為國家經濟之骨幹,故將台灣既有二萬六千餘公頃茶園,列為台灣重要農業產業;遂於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在台北廳文山堡十五份庄及桃園廳桃澗堡龜崙口庄,著手設立茶樹栽培試驗場,該試驗場旋於一九O三年廢止,同年改在桃園廳竹北二堡草湳坡庄設立安平鎮製茶試驗場,並於龍

茶葉內銷及小農制

一、日期:2008年9月12日(週五)下午1:30

二、地點:農林公司北區精製廠(三峽鎮竹崙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

四、受訪者:農林公司茶葉部 吳元鑫經理

五、內容:茶葉內銷及小農制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農林公司,小農制

你看一下台茶的發展歷史,就會發現到,在1960年左右,茶園的面積是最廣的。

後來綠茶有一陣子衰落下去。為什麼?這就要講到日本人,不批評,因為他們是這樣的做法。

他們把一些做綠茶的設備賣給台灣人,便宜賣給你,事實上,已經是二手了,我賣給你,我要你綠茶做給我。

第一,他達到目的,把舊的、報廢機器賣掉了。
第二,也跟我們買了些他所要的綠茶。可是這個價錢就砍下來。
過了幾年,就:「謝謝!我們不要了。」
所以綠茶出口量,一下就掉下來。

那時候,剛好我們的小蔣(蔣經國)先生,松柏長青。開始在(南投縣)名間鄉松柏坑,發展烏龍茶,烏龍茶就開始內銷比較多。

當時在製茶工會裡,大概有六十家大型的公司,農林公司是前三名。其他中大型的公司,像農林公司這樣規模的沒有幾家。
後來開放小農制之後,只要是佃農,有耕作土地的,可以買一些簡單設備,自己做茶。「小農」就是說,自己管理茶園,自己做茶,自己賣茶。變成這樣的制度。

到現在將近兩萬戶的茶農,變成散的,然後價格品質都比較亂,而且還有就是農藥的問題。


舊式紅茶揉捻機

一、日期:2008年9月2日(週二)

二、地點:三峽鎮成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黃業方

四、受訪者:黃文雄先生

五、內容:說明日治時期所製造的舊式紅茶揉捻機,以及紅茶的製作過程。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舊式紅茶揉捻機,紅茶

黃文雄先生:這台機器是從日本時代到現在,這裡是用木頭做的,現在都是用鐵做的。

訪:這是揉捻機嗎?
黃:對,紅茶揉捻機。

訪:這個鍋子是要做什麼用的?
黃:放茶葉進去,轉來轉去。

訪:紅茶揉捻機和碧螺春的揉捻機有什麼不同?
黃:這揉捻之後,(茶葉)會捲起來。

訪:紅茶發酵也要比較久的時間嗎?
黃:對,揉捻起來再發酵。
做紅茶時,要先放著,讓它走水。因為紅茶是屬於全發酵。萎凋後就揉捻,揉捻好再放著發酵,共發酵兩次。第二次的發酵是讓它整個變紅,紅茶不需要炒(殺菁)。

訪:您現在還有在做紅茶嗎?
黃:沒有,老了,不要做那麼多了啦。


茶販與林華泰茶行

一、日期:2008年9月2日(週二)

二、地點:三峽鎮成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黃業方

四、受訪者:黃文雄

五、訪談內容:

早期茶販的工作,及大稻埕林華泰茶行與三峽茶農的關係。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林華泰茶行,茶販,大稻埕茶行

共有2集

第1集

 

第2集

 

第1集 

訪:「茶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
黃文雄先生:從清朝就有茶販了。
訪:算是中盤商嗎?
黃文雄先生:對,早期山上的人,自己有種茶都自己炒茶,在還沒有交茶葉給三井公司之前,大家都自己炒茶。日治時代才有三井,。
訪:炒好就變茶乾嗎?
黃:對。但是茶乾要拿去哪裡賣?沒地方賣。所以三峽有很多中盤商來收購茶葉,有棧子(放茶乾的屋子)在三峽。
訪:祖師廟那裡嗎?
黃:對。祖師廟上面那裡有棧子,將收購來的茶乾拼推好,再拿去台北賣,大稻埕這一帶都是。包括重慶北路一帶,以前都是茶販、茶工廠。
後來交通方便,光復後,民國40幾年的時候,大家都拿去台北賣,那時林華泰茶行有在買茶葉,直接送去那裡賣就是了。
訪:送茶菁去賣嗎?
黃:不是,是做好的茶乾。那時林華泰有在大收購,那時外銷不好,台灣自己有喝茶,中南北部也有做茶,但是南部以前的茶沒有很多。
訪:林華泰茶行如何向你們買茶?
黃:我們拿去他都會買,不論多或少都會買。
訪:你們都賣給他就是了?
黃:大部分做茶的人都拿去賣給他,三峽這裡大部分都賣他。
老蔣(蔣中正先生)來的時候,香片銷路很大,那時外銷也有做香片。老蔣來之後,人家就是喝龍井和香片,這兩種茶銷量最大。我們這裡做的包種茶,也拿去林華泰;北部獅頭山那一帶,也有很多人做茶賣給林華泰。
林華泰做好花茶之後,就銷售到全省各地。

第2集

黃文雄先生:林華泰(茶行)有一個好處就是:不欠錢。不會欠你錢。
訪:馬上付錢?
黃:對。今天賣茶給他,再多錢都是付現金。不開支票,也不會叫你明天再來拿錢。

訪:他是最大的茶行嗎?
黃:那時也不算是最大的,早期像文山茶行、同合茶行等等,也有很多,但是後來都收起來了。
大的茶行大多欠債,你賣我100斤,先把帳記下來,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才付錢。例如,今年春茶結束才付一次錢,夏茶付一次錢,秋茶付一次錢。一年(春、夏、秋)付三次錢,不是每次來就付。

本來是有茶販來向山上做茶的人收購,茶販多少有一點本錢,例如一千元向茶農買茶的話,先付五百或三百元,其餘的錢就欠著,等交去台北賣,別人付錢給茶販,茶販才付錢給茶農。茶販還是有本錢的,並不是全部都先欠錢,會先付一半或者三分之一。那時沒有人用支票,都是用現金。

訪:那時你們大部分都是透過茶販?
黃:對,後來大家發現華泰都是給現金,所以早上如果做好一袋茶,就坐輕便車或騎自行車(去車站),或者用扁擔挑十幾斤,到橫溪等公路局,兩袋裝成一袋,揹去台北賣給林華泰,賣了錢拿回來,馬上就有錢啦。


龍井手工揉捻機

一、日期:2008年9月2日(週二)

二、地點:三峽鎮成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黃業方

四、受訪者:黃文雄

五、訪談內容:
四十年代的茶業狀況及龍井手工揉捻機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龍井手工揉捻機,四十年代的茶業

 

黃文雄:後來因為林華泰(茶行)有在揉捻扁茶(龍井),於是茶農就直接採茶拿去賣給華泰,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差不多民國四十幾(1951)年左右,山上的人就逐漸不炒茶了。

本來有很多人在做扁茶(龍井),做好之後就賣給林華泰。

訪:價錢好嗎?
黃:那時也不是價錢好,而是當時(做工的)工資很低,一天做龍井的價格,等於做工四天的工資。

這就是做龍井的器具,這是鍋子。以前是鋁片,現在是用白鐵做的。火炭放在裡面。以前用火炭,現在用瓦斯。這裡放火炭,茶放上面揉捻。
訪:手工揉捻就對了?
黃:對,手工揉捻。
訪:這算是灶就對了?
黃:對。

訪:民國幾年用這種器具揉捻龍井?
黃:我14歲時就做龍井的師傅了,民國43年(1954)我就當師傅。

手工揉捻,差不多要1個小時。


日治時期三井公司的契作

一、日期:2008年9月2日(週二)

二、地點:三峽鎮成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黃業方

四、受訪者:黃文雄

五、訪談內容:日治時期,井公司的契作生產。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三井公司,契作

黃文雄先生:

我已經在這裡住五、六代了,可能成福這裡我住最久。以前我們山上曾經種幾十種茶種,但是當時很少種阿薩姆,到日本政府來時才開始種阿薩姆。
我們做好的茶,有從三峽來的職業茶販來收購,拿去台北賣,在大稻埕那一帶。

訪:所以您不必交給茶公司?
黃:對。茶不必交給茶公司。

訪:我以為當時是強制要交茶葉給茶公司……

黃:三井公司是強制他們的茶農而已,他們的茶農不可以偷賣茶葉。可以向三井租土地,每年要繳(一定的茶葉),剩下的茶葉以若干價格,賣給公司。

訪:土地算是公司的嗎?
黃:是三井公司的。

訪:也就是向三井租土地,然後採茶給三井就對了。
黃:採茶給他,算是付他租金。譬如(租)一甲地要交給公司幾斤(茶),多出來的茶公司,才付錢給你。

(茶葉)絕對會超過的,強制你不可(把茶葉)賣給別人。


老茶袋及蓑帽

一、日期:2008年9月4日(週四)2:00

二、地點:建安茶廠 (三峽鎮安坑里建安路79號)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黃業方、huimoo

四、受訪者:王考廷

五、內容:王考廷先生介紹從1968年使用至今的老茶袋,以及祖父時代的蓑帽。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茶袋,蓑帽,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建安製茶廠

王考廷先生:這個布袋以前是裝肥料的,當時物資沒有那麼多,就又回收做成布袋、茶袋。這是好幾個袋子縫成一個的。

訪:它本來是裝什麼的?
王:裝肥料的,洗過之後,再縫成大一點的袋子,當成茶袋裝茶。以前的布袋就是這種。

訪:所以它是(以前)送到大稻埕的那種茶袋?
王:對,有可能,這很久了。
訪:1968年製造的,真的是古董茶袋。
王:古董茶袋,很久了。
——————
王:這是穿在田裡做事用的(蓑帽),戴著後面就不會濕。
訪:所以它要很長。
王:農夫做田用的啦。彎下去也不會濕。
試戴的熱心人士:像這樣工作。
王:這是我祖父以前的,很早以前的了。
訪:那不知是幾年了。
王:這種很多人沒有見過。
訪:我們只見過雨衣的蓑衣,沒有見過遮頭的蓑帽。
王:那種蓑衣我們後面也有。
訪:所以這是戴在頭上的。
 


九鬮的茶菁交易

一、日期:2008年9月4日(週四)2:00

二、地點:建安茶廠 (三峽鎮安坑里建安路79號)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黃業方、huimoo

四、受訪者:王考廷

五、內容:成福九鬮是早期三峽的茶菁交易所。王考廷先生描述當時茶菁如何進行交易。

關鍵字:九鬮,三峽茶葉,綠茶,茶菁交易,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建安製茶廠

 


王考廷先生:九鬮,我們去(九鬮)那裡買茶好幾年了。
訪:您是去賣茶還是買茶?
王考廷先生:去買茶菁回來做。
現在比較少了,以前大豹(就是大板根)、橫溪、竹崙、大成,還有我們安坑這裡,都在那裡交易。

以前很多廠商都去那裡買茶菁,現在廠商越來越少。
訪:您算是買家對嗎?
王:我算是買家的廠商,算是做茶葉的廠商。

訪:去的人也有茶農嗎?
王:都是山上的茶農拿茶葉去賣。

訪:你們跟他們議價?

王:比價。例如對於他的茶,你出100元,我出110元或120元,那他的茶葉就賣給我。誰出的高就賣誰。

訪:是拍賣嗎?

王維誠先生:也不算拍賣。

王考廷先生:例如甲乙丙三個人出價,甲、乙兩個人的價錢差不多,丙出最高價,那麼丙就買去(茶農就把茶菁賣給丙)。
或者甲乙丙三個人都出一樣的價錢,甲常向我買,我就賣給甲。也有情份關係啦,也有品質關係。

訪:您幾歲的時候,那裡有在交易?
王:我小學畢業就開始在那裡買茶菁了。以前成福橋是吊橋的時候,我們就在那裡買茶菁了。

訪:您們那時候就有工廠了?
王:對,那時候就有工廠了。以前都用秤子稱茶葉,走到哪兒就稱到那兒。
30斤至15斤的叫做「秤子」,63斤以上稱為「量仔」。
訪:大的叫量仔,小的叫秤子。大小不一樣是因為重量不一樣,所以要用不同的秤砣去稱嗎?

王:對,如果63斤的用30斤的秤子來稱的話,重量會增加。
訪:不容易稱重就對了?
王:不是,是30斤的東西稱起來會變成四、五十斤,稱起來會不一樣。

訪:「九鬮」是本來就叫九鬮嗎?
王:以前地名就叫九鬮。
訪:它好像沒幾年就沒有(茶菁交易)了。
王:九鬮以前本來是(輕便)鐵道,後來拆掉改成大馬路,差不多是3公尺的馬路。當時車子很少,都在那裡買茶,整條路都是買茶的。

那時候茶販(茶商)很多,而我們算是製茶廠的人,當時也有茶販買茶,交給茶公司。

訪:茶販是把茶交到大稻埕嗎?
王:不是,是買茶菁交給工廠,那我們是自己去買的。


日治時期的紅茶、煎茶與青心柑仔的由來

一、日期:2008年8月28日(週四)

二、地點:三峽農會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

四、受訪者:三峽農會供銷部卓瑞欽主任

五、主題:

日治時期的紅茶、煎茶,及青心柑仔的由來

關鍵字:日治時期紅茶、煎茶、青心柑仔、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

卓瑞欽主任:

那時三井公司都做煎茶,煎茶也是一種綠茶,它是用蒸的。那是日治時期的三井公司在做的,都銷到日本,後來農林公司承接之後,就都做阿薩姆紅茶。

訪:三井的時候不是做日東紅茶嗎?
卓:他有做紅茶,也有做煎茶。煎茶算是綠茶的一種,日本現在的綠茶就是煎茶。他們都是煎茶,然後才磨成粉,成為綠茶粉。

台灣光復以後,農林公司承接三井公司,也是以紅茶為主,紅茶占大部分。

以前採紅茶比較方便,因為阿薩姆的葉子比較大,採摘比較容易,又有重量,所以大家都種阿薩姆。

當然在做紅茶的時候,就已經有青心柑仔了。那時三峽就已經有種青心柑仔了。

訪:您是說光復以後就有了嗎?

卓:對。連在日治時代就有這種品種了。至於這種品種到底怎麼來的?沒有辦法考據。有人說是先人從大陸帶過來的,我們三峽這裡比較資深的茶農則說是雜交。所謂雜交就是透過鳥類、蝴蝶、蜜蜂等傳播花粉,也有可能是雜交,

因為茶改場沒有辦法考據,青心柑仔是從哪裡來的,但是只知道它做碧螺春非常好,它可以用來做綠茶,而且做綠茶比做包種茶、東方美人茶、紅茶還要有特色。


九鬮茶菁交易所

一、日期:2008年8月28日(週四)

二、地點:三峽農會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廖柏森

四、受訪者:推廣部張永巨先生

五、主題:介紹早期在三峽成福的九鬮,曾有茶菁交易。

關鍵字:

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九鬮,茶菁交易,茶葉集貨所,茶葉集散地,社區音像紀錄

訪:以前在成福路的茶菁交易所,您知道它是怎麼進行交易的嗎?

張永巨先生:在民國六十幾年的時候,每個茶農會把採好的茶菁,揹到成福路,以前舊名叫「九鬮」。很多工廠會派人去那裡買茶菁,在騎樓裡面。

工廠會派人來比價,比如我是茶農,正全(製茶廠)他出20元或50元,我認為我的茶菁品質不只這樣,我可以到別的家,對方出52元或55元,我就賣給他,當場可以比價就對了。農友可以這樣做。

所以那時候常塞車,民國六十幾年,那時候車子其實很少,可是當時茶農很多,所以成福路完全是工廠,和農民的交易所。

賣茶菁完之後 也可以在那裡買肉、買菜的,所以當時非常熱鬧。

李謀全先生:以前茶菁的交易幾乎都在這條街。

訪:你們把這裡叫做什麼?
李謀全先生:這裡叫做「九鬮」。

張永巨:後來鎮公所認為這樣不行,因為交通的問題、安全的問題,所以農會和公所合建一所「茶菁集散中心」。

剛開始有營運一兩年,那時還滿不錯的。有人會把(茶菁)遷到那裡(去交易),不久之後 茶葉沒落,(茶菁)逐漸減少,茶農就把茶菁直接拿到工廠,不用再到那裡去比價了。

以前是比價,現在則是議價,不一樣。

李謀全先生:後來遷到茶菁集散中心。
訪:在哪邊?
李:在那邊(加油站對面)。
訪:以前都拿來這裡賣?
李:對。
訪:差不多幾年前?
李:差不多二十幾年前,

訪:你剛才說你們蓋了一棟房子……
張永巨先生:就是茶菁集散中心,就在加油站正對面那裡。
訪:現在已經沒有(在運作)了嗎?
張:現在我們茶葉比賽是在那裡,還有農民活動中心也在那裡。現在沒有作為茶菁的收購中心了,以前有,全台灣只有那個地方有,後來因為沒落就沒有了。因為發展到包種茶了……

訪:那個地方叫做什麼?
張:我們叫「成福茶菁集散中心」,就是把所有茶農炒好的茶菁,拿到那裡去賣,類似我們現在的集貨場。

訪:茶菁的「菁」字有草字頭嗎?
張:有。
大概民國七十幾年,慢慢沒落,到八十幾年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