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農點滴

外籍新娘

一、日期:2008年10月2日(週四)3:00

二、地點:三峽農會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uimoo
        攝影:劉月麗

四、受訪者:農會推廣股張永巨先生

五、內容:說明外籍新娘有助於三峽茶業的原因。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茶農,外籍新娘

(採茶比賽參加者一起喊):三峽碧螺春,讚!

外籍新娘:根本採不到(茶葉),好粗哦!
訪:您是哪裡人?
彼答:我是大陸人。
訪:來台灣多久了?
彼答:五年了。
訪:您是哪一省人?
彼答:廣東。

張永巨先生:目前三峽來講,採茶姑娘平均70歲。年輕的一輩不做茶、不採茶。
即使是整天採,一天以一千元來計算好了,外面工作一天不只一千元。

可是外籍新娘因為工作權問題,也許要幾年之後才能拿到身分證,在就業部分也很困難。所以,如果家裡小孩子有媽媽可以幫忙照顧的話,就可以採茶貼補家用,或者自己做零用金。

山上外籍新娘比率會比較高一點,年紀比較大的男性為了傳宗接代,或家裡務農的關係,他會找外籍新娘。
所以希望她們進來,不會排擠我們的工作機會的話,倒是可以幫忙採茶。

畢竟碧螺春完全要用手工的,用機器就和手採的意義不一樣,所以她們願意來幫忙,才有辦法再延續,不然,我預計十年後,碧螺春要倒。

因為沒有手工可採,十年過後真的沒有人可採的話就會倒。
不然就要改機械化,那品質可能會降低。要不然就是引進外籍新娘。

訪:為什麼不引進外籍勞工?
張:目前沒有開放。
訪:不行?
張:對,不行。
訪:為什麼不行?
張:勞委會規定的。
訪:不開放採茶嗎?
張:對。

訪:為什麼其它的工作就可以做?
張:工的部分可以,農的部分沒辦法。農業還不行。
訪:為什麼?
張:規定的。可能怕製造問題、排擠等問題吧!
訪:但是外籍新娘就沒問題?
張:對,因為她沒有工作權。農的工作,可以幫忙採(茶)。
訪:她們沒有工作權嗎?
張:剛開始沒有,她們沒有身分證,誰敢用?

訪:目前三峽鎮人數大概有多少?
張:不多,還好,應該差不多有二、三十位。
可是有些是兼差的而已,專業的不多。

我(外籍新娘)來這裡是要好命的,為何要做得這麼辛苦?換成是我們(其他人),願意這麼做嗎?
只是(農會)告訴她(外籍新娘):有一塊地,你可以自己去採茶,也許她會想寄(零用金)到家鄉,多一種收入也不一定。

不然我(外籍新娘)在這邊,不愁吃不愁穿。對不對?


工作與收入

一、日期:2008年9月17日(週三)

二、活動及地點:第一屆蜜香紅茶製茶競賽,成福農民活動中心(茶菁集散中心)

三、受訪者:李聰池先生、李秀峰女士等。

四、內容:李聰池先生的工作以採茶為主。李秀峰女士則在茶行賣茶。兩位談工作與收入。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茶農,茶行

訪:您也是自己種茶?
農友:對,這裡大部分都是茶農。
訪:所以主要的工作就是交茶菁?
李:對,這邊都是交茶菁比較多。
訪:全年每天都要採茶?
農友:對
訪:不能休息就是了?
農友:不太能休息
訪:你們家只有你在種嗎?
農友:對,孩子都去上班了。
==========
李聰池先生:這邊大部分的人都是交茶菁比較多。
訪:您交去哪裡?正全(製茶廠)嗎?
李:對,都是交去那裡,茶採起來都交給他們。
訪:每天都交嗎?
李:對,因為他的工廠最大。
訪:價錢好嗎?
李:還好啦,都差不多啦!
訪:你們收入怎麼樣?
李:混口飯吃。
訪:現在年輕人比較沒有辦法回來嗎?
李:外面沒有工作,就得回來做茶葉。
訪:你算是年輕人回流的嗎?
李:對啊!
訪:你是本來有去上班,然後又回來的?
李:對啊!外面混不下去啊!沒有啦!從小本身就有種茶了。
訪:你們家幾甲?
李:一兩甲。
訪:你一個人種嗎?
李:沒啦!我哪裡有辦法?和我媽媽啦!
訪:您幾歲?
李:我屬羊,四十二。
========
訪:您家裡有種茶嗎?
李秀峰女士:以前有種,現在都沒有了。
訪:現在是賣茶嗎?
李:對,現在是茶行。
訪:茶行老板娘。
李:沒有啦!老板娘是老人家,不是我。
訪:你們茶的來源是茶廠嗎?
李:都有。
訪:然後再自己裝成小包嗎?
李:對。
訪:您們生意好嗎?
李:還好啦!有空可以到店裡,就在加油站上來一點點而已。


歲月使然

一、日期:2008年9月18日(週四)

二、活動及地點:海山包種茶製茶技術競賽成福農民活動中心(茶菁集散中心)

三、受訪者:徐俊民先生

四、內容:徐先生曾擔任三十年的建築工人,他認為歲月等因緣時節的緣故,所以茶業自然會有興衰。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茶農

訪:您是安坑里的嗎?
徐俊民先生:不是,我是有木里的,在大板根。
訪:您是家裡有茶工廠?還是只是茶農?
徐:也是茶農,也有茶工廠,都有。我們是一貫作業 。
訪:自產自銷嗎?
徐:對,全部自己來。我們做好自己賣,自做自銷。

訪:賣給誰?
徐:賣給親戚,朋友。友人介紹。
訪:我以為是賣給茶行……
徐:沒有,自做自銷就對了。
訪:是因為量比較少的緣故嗎?
徐:對,量比較少。
訪:量大就要交給茶工廠?

徐:對。我們不只做一樣,還有做茶葉、蔬菜、竹筍、薑。農民都要做好幾樣,只做一樣沒辦法生存。
訪:您種茶四十年以上了嗎?從小就種茶嗎?
徐:我有四十年的經驗,但是不是全部做這個(茶),有一段的時間在做建築。年輕的時候做建築,現在慢慢的被淘汰,再走入自己的家鄉。

訪:被淘汰是指誰被淘汰?
徐:因為做建築業體力要夠,體力不夠就沒辦法參與粗重的工作。

訪:您是幾年到幾年做建築?
徐:差不多有三十年的時間在做建築,有空的時間就回去幫忙做農,不是全部都在做農。
訪:您是民國幾年到幾年的期間做建築?
徐:大概是民國六十五、六年(1977)的時候。
訪:做到民國八十幾年嗎?
徐:差不多。然後又回來種茶。

訪:做哪一種茶生意最好?
徐:包種也有,碧螺春也有,紅茶也有。這個不一定,要看啦。
訪:看季節嗎?
徐:看自己有什麼材料。有哪種材料,才做哪種茶。

訪:您兒子有接您的事業嗎?
徐:沒有,他有自己的事業。
訪:在上班嗎?
徐:對,他還小,二十歲左右,還沒有當兵呢!以後他可能不會做農業了。現在的小孩子,可能都走入科技、電腦方面。
訪:所以,你們家沒有人繼承?
徐:可能就斷層了。沒辦法。
訪:茶園就放著?

徐:因為這也是「年過」(歲月)的關係。歲月慢慢在轉動。以前小時候是農業社會,然後再轉到重工業社會,再轉到輕工業、科技電腦……一直在轉動。
所以 事實上不一定要做這個東西(農業)。

訪:這裡很多人也是這樣(斷層)。
徐:對,因為這是歲月的關係。所以,沒有辦法一定要怎樣去做。
不可能你一生中想要做什麼,到後來都完成。不可能。


採茶阿嬤

一、日期:2008年8月27日(週三)

二、地點:三峽竹崙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拍照、剪輯:huimoo
  攝影:huimoo、劉月麗

四、受訪者:劉月里女士

五、內容:劉女士已七十多歲,採茶五十多年。這位採茶阿嬤的心聲包括:工作的辛苦、年輕人外流、輕便車、到九鬮賣茶等。

關鍵字:三峽茶葉,綠茶,碧螺春,社區音像紀錄,採茶

劉月里女士以「劉」代表。正全老板李謀全先生以「李」代表。
訪問者以「,訪」代表。

訪:您今天幾點來這裡採茶?
劉:五點多就來
訪:您幾歲?
劉:六七十歲了

訪:你身體很好哪!
劉:被太陽曬得快成人乾了。哪有好?
訪:你採茶可能五十年了嗎?
劉:有五十年了。很累!採茶很累的。老人家沒工作才必須做這個。

訪:你採得很快呢!一心二葉……我知道了!先看嫩葉,然後就折下去。

劉:採茶就是這樣。這茶樹比較多年的就要修剪掉。修剪後茶樹才會長新葉。不然的話,如果變老,就像人一樣,老就沒用了。要修剪才會長新,才會漂亮。

訪:在年輕人都不願意採茶
劉:曬太陽會累死,會辛苦啊!你們在太陽下曬兩個小時看看。太陽很大,很累啊

訪:你家有誰在採茶?
劉:我家嘛,女兒也不採茶,去上班了。
訪:剩下您嗎?
劉:對。

訪:您幾天採一次?
劉:一個星期採一次。
五天至一個禮拜採一次 

訪:這樣很快啊!很快就長出嫩葉了
劉:很快呀!累死啦!會累死你不知道啊!

訪:您今天要做到幾點?
劉:我做到幾點不一定,天氣熱,十一點就要回家了。

訪:下午就不能採了嗎?太熱了。
劉:怎麼會不能採?不採的話哪有茶?
訪:也是要採就對了。
劉:對啊!

訪:很辛苦
劉:你哪裡知道辛苦!我們採茶最辛苦了。
年輕人都沒有人要採茶

訪:沒人採怎麼辦?請工人嗎?
劉:誰要請誰採?自己採。自己慢慢採

劉:我就說,有價值的都是生意人
像我們這樣的鄉下人最可憐了

李:採的工資是如何算呢?大部分我們(茶廠老板)如果買80,他們(農友)得40。是這樣算的。

劉:他是生意人,我們是農夫,很辛苦啊!

李:沒有啊!

劉:怎麼沒有?差多了,差很多呢!要不然大家為什麼都要做生意?「生意活靈靈」你沒聽人家說「我們做農的,死釘釘」喔,很可憐呢!

採茶的話,五、六月較正常。比較常採、比較能採

訪:春天比較好?
劉:對,春天比較好。

秋茶也比較多。春秋兩季比較多

李:夏茶比較容易著涎,發芽比較少。

劉:有時葉子會捲起來到沒辦法採的程度。

訪:您幾歲的時候有輕便車?

劉:我來的時候就有了。

訪:輕便車載什麼?

劉:輕便車民國40年左右就有。以前木頭、貨品都用輕便車載。

訪:也載茶葉嗎?
劉:對,也有載茶

訪:你那時茶葉都用輕便車載
劉:載去車站賣

訪:哪裡的車站?鶯歌嗎?
劉:竹崙。

 

訪:就是九鬮嗎
劉:對

訪:當時在九鬮怎麼賣茶?大家排成一排賣?

劉:對,後來有公車可以坐。就跟你說很可憐,我們做農的很可憐。

訪:人越來越少
劉:沒人要做啊

 

訪:是這幾年因為碧螺春,所以才又興盛起來。
劉:碧螺春現在可是很流行
訪:很流行,因為別的地方都種不起來
劉:不是,我們這裡的水很好。我們三峽茶葉的水很好。(這裡的「水」是指茶湯滋味)。水好
訪:茶好,還有品種好

劉:對,品種也好
訪:聽說在別的地方種會變種?
劉:會不一樣,它的味道不一樣。我們這裡的茶,水(茶湯滋味)很好。泡起來很好。
訪:這是青心柑仔嘛,另外一種「黃柑種」您知道嗎?
劉:黃柑種比較不好吃,水(茶湯滋味)比較不好。
訪:另外一種,比較沒那麼好

劉:這個青心柑仔的水(茶湯滋味)最好
訪:很多人都知道三峽碧螺春。

劉:怎麼會不知道?

我女兒問我:媽媽,為什麼同樣一個茶種,可以炒出好多種茶?

我說:可以啊!可以炒包種,可以炒番莊(即東方美人),也可以炒紅茶,可以炒捲茶,都可以做。

她說:這樣喔!

我說:是啊!就像人家要吃什麼,就吃什麼。同樣一種菜,人家要吃什麼,你就要煮什麼給他吃。要吃鹹的就要煮鹹,要吃淡的就要煮淡的給人家吃,是一樣的意思啊!

訪:它能做出很多種茶。
劉:對啊!包種茶也很好吃。
訪:用這個青心柑仔嗎?
劉:對。炒成包種也很好吃。


三峽碧螺春茶王—黃文雄

資料引用自 農業知識入口網 -小知識串成的大力量-主題報導專欄

http://kmbeta.coa.gov.tw/fp.asp?xItem=101954&ctNode=1567&mp=1

來到綠茶茶農黃文雄先生的家,寬敞的透天厝客廳裡滿滿掛著製茶比賽的得獎匾額,各界的肯定已經多到掛不下,從客廳「滿出來」,連搭了棚子的院子裡都掛著特等獎、頭等獎的匾額。身為資深茶農,黃文雄的製茶生涯已經超過半個世紀,從民國87年三峽開始舉辦綠茶的比賽起,黃文雄就包辦了從88年到現在的比賽前茅,年年評比不是特等就是頭等。

提起獲選「2007十大經典名茶」的全國比賽,得獎常勝軍黃文雄說,比賽從一百多個參選者選出四十多個,再選出25位進入決賽,在頒獎現場要揭曉十大的時候,真的好緊張喔!黃太太也高興地分享──那天回家的路上接到好多人打電話來恭喜。其實這對夫婦是真正愛茶的人,他們的驕傲並不在於自己得了獎,而是可以更篤定的說,三峽的綠茶不僅是台灣最好的綠茶,也是全世界最好的綠茶。黃文雄介紹說,今年農會將他的茶拿到大陸參加國際比賽,也得了金牌獎。

消失中的三峽龍井

台北縣三峽鎮是全台唯一的炒菁綠茶產區,往昔在大漢溪還有航運之利的古早年代,三峽以樟腦、藍染及茶葉的鼎盛外銷,得以躋身北台灣經濟大鎮;如今,古鎮雖然沒落,但三峽鎮在台灣綠茶界的地位卻依舊無人能取代,龍井和碧螺春也還是三峽的獨家。黃文雄表示,目前他生產的茶葉以碧螺春為主,龍井則做得較少,有人訂才做。龍井因為製作過程較為繁複又不耐貯存,產量和銷路都較無競爭力,已經越來越少生產了。但也因為物以稀為貴,黃文雄這幾年來常受邀去表演龍井的壓茶(手工揉捻)。

為什麼像茶葉博物館這樣的單位會請黃文雄去表演壓茶呢?黃文雄說,因為目前的龍井多半都是機器做的,會手工壓茶技術的人都老了啊,以後或許就看不到了。老茶師解釋說,壓龍井茶的時候要噴一點茶油,以前都是用豆餅的油先在鍋子上抹一層來潤滑,而油份在烘茶時不會全部烘掉,所以茶葉會有油味,在沒有冷藏設備的時候,茶葉賣出之前還要再烘一次,所以比較麻煩。現在機器做的也仍然要放油,只是改成比較好的茶油了。

我們採訪的時候,很幸運地正逢冬茶的製作期,可以觀摩到從採茶到製茶的完整過程。黃先生泡來待客的茶,也正是當季碧螺春冬茶。他說這10月、11月採的冬茶可是最好的呢!香味比春茶還好。一般人會認為春茶品質好,是因為「容量」,亦即1克春茶可沖1台斤水,冬茶則只有12兩水,換句話說,若春茶可泡五泡,冬茶約只能四泡而已。但其實冬茶一沖下去的香氣是比春茶來得濃。

三峽的驕傲 「青心柑種」

三峽碧螺春每年從3月初開始採收製作春茶,10月開始製作冬茶。黃文雄種植的茶樹以「青心柑種」為主,也有少部份烏龍茶樹,目前種植面積不到一公頃。原本黃家的茶園有好幾公頃,跟哥哥分家後再加上人手不夠,就逐漸越種越少;以前種茶的品種也多,紅茶、包種他都種過,黃文雄說茶葉有一百多種品種,改種「青心柑種」的主要原因跟好不好種無關,而是做綠茶最講究的就是養生,「青心柑種」正是其中品質和效果最好的一種、兒茶素、茶多酚含量最高。目前「青心柑種」也以三峽為全台唯一產地。

這種茶樹的特色是長得快,別的品種必須分季節採茶,「青心柑種」冬茶則是每週採一次,就可以採到很細嫩的茶菁,而一心兩葉是最標準的。黃文雄指出,茶的品質從採的時候就要注意,例如葉型較圓的葉子就比較差,他們自家的茶園主要是夫婦倆來採或請鄰居幫忙,可以很機動性地配合天氣採茶。

茶園管理方面,除草劑是絕對不用的,黃文雄都用刈草機來除草,植株中間機器割不到的地方就用手來拔;除草過後一週便施肥。肥料使用台肥一號,冬天則用有機肥,自家的廚餘經常也都拿來當肥料,黃太太笑著說有片茶園很好喔,這樣她就不用每天倒垃圾。黃先生說因為茶園都是坡地,除草後就怕有大雨將肥土沖走;6、7、8月份則怕乾旱,有時樹齡不到四年的茶樹若乾死就不會活了。不管種什麼,農人總是盼望風調雨順,但是若遇到惡劣的天候,他們卻也只當作是老天的考驗而不怨天尤人,在老農身上,我們往往可以看到知天命的智慧。

綠茶好養生 製茶人的心意

說到喝茶的好處,黃太太提出一隻大茶壺來,說他們家都是每天泡一大壺,從老到小都把茶當水喝。他們家的家常茶是一半綠茶加一半東方美人,冷了也很好喝。黃太太說最棒的親身實證就是阿嬤,每天早上起來就開始喝茶,高齡98歲了皮膚還很好,臉上都沒有老人斑,每天還高高興興地出門幫孫子顧店呢。

話匣子一開,黃太太很熱心地介紹喝綠茶的好處,比如他們全家都沒胖子、妹夫喝了一陣子高血壓就降下來了等等;黃先生則是開始比較起青心柑種與其他茶種如烏龍或紅茶的兒茶素、應該用冷泡法來喝綠茶等等,讓人深刻感受到,身為茶農,他們並未將茶視為賺錢養家的經濟作物,而是打從心底的愛茶,茶在他們的生命中是已經內化的事業,為了讓大家都喝到好茶,黃文雄很自然地將大半輩子的時間都投注在茶的世界裏。

關於黃文雄製茶的技術,超過半世紀的經驗讓他每年比賽都得獎,人稱「碧螺春茶王」,但他自己卻不是以比賽標準來衡量好茶;他說喝了對身體有幫助就是好茶,所以製茶者要有良心、要以養生為自我要求的標準。像他做的茶,於25℃的條件下可以放40個小時都不會壞,他同時教消費者一個檢視品質的訣竅──將綠茶冷泡,若茶湯變濁就表示品質不好。

茶人世家的製茶傳承

身為三峽綠茶達人,黃文雄不僅種茶也製茶,因為他自己種的茶不夠賣,他也收別人的茶菁來製茶。黃文雄指出,他目前固定收三、四家三峽茶農的茶菁,不論是收菁或請人採茶都要看品質,採得細的他會給人家比較好的價錢。收來的茶菁他也都會分開來炒,並且送樣本到農會檢查是否有農藥殘留。多年的老經驗,很多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有的茶葉在製茶時混了隔天不新鮮的茶菁,他也都能一眼就看得出來。

碧螺春的製茶過程,在黃文雄手中是全程不落地的,所以他家的茶第一泡就可以喝。採得細嫩的茶菁在經過室內萎凋後,接著就是關鍵的炒茶了。黃文雄使用的炒茶機一般溫度達280度,目的在殺菁。黃文雄認為這是製茶過程中最需要技術的步驟,因為要把茶葉炒到熟就跟炒菜一樣,過與不及都不行,而每次炒的時間都沒有標準,要看天氣及萎凋的狀況而定。黃文雄說他差不多十幾歲時就會這個技術了,小時候放了學就要幫忙做事,而這多年累積的經驗讓他談起炒茶來非常的言簡意賅──要炒多久用手試試就知道了。

炒過的茶從炒茶機中倒出來,接著便放進揉捻機,如果之前炒過頭,這時茶葉就會碎掉。當然揉捻時不可避免會有碎掉的,黃文雄說有人會把碎茶做成綠茶粉,這就不符合他做茶的標準了。他只會把碎茶送人,而在一旁的黃太太則補充地說,拿來敷臉挺好的。

別看揉捻機樣式陽春,從這個機器也能看出製茶葉的歷史。黃文雄說以前的機器哪裡有馬達?他七、八歲的時候,揉捻機還要用腳踩,十幾歲時則改良為用手搖,到了二十幾歲時,才開始有用馬達驅動的機器,只是在當時老百姓卻不能用,因為那樣就算工廠了,放在家裡用是會被罰款的。黃文雄回憶起往事,說這還是因為當時的蔣經國院長深入民間了解以後才改的法令,讓農家可以合法地使用小型機器、自產自製。

茶葉揉捻之後,接下來的過程是解塊,然後便是烘茶,黃文雄目前同時使用傳統烘茶機和現代電爐,他家裡製茶的設備不但完善而且保存了傳統,當地的國小還曾帶學生來參觀教學呢。算起來,黃家遷來三峽到黃文雄已經是第六代了,從遷來就開始做茶,幾代的傳承,讓黃文雄很自然地從小就學做茶,而他的堅持與自我要求,則成就了他專業茶人的一生。


茶業沒落的擔憂

一、日期:2008年4月18日

二、工作及成員:

採訪:許全治
攝影:黃業方
剪輯:Huimoo

三、受訪者:翁振書先生

四、內容:翁先生對於茶業沒落的擔憂,主要原因是由於年輕人覺得採茶很辛苦,而不願意承襲茶園的事業。

關鍵字:三峽 碧螺春 茶業沒落 社區音像紀錄,翁振書

我所擔心的是,現在的年輕人不願意學採茶,採茶也辛苦。
以前像我母親那一代的人,就像一首歌曲所唱的:

「採茶頭路不要學,
吹風日曬變老婆。」

尤其工業發展之後,大家都能投入於工業。像現在一個星期休息兩天,星期六、星期日休息兩天。一個月四個禮拜,扣除八天;上班族的還可以吹冷氣,不用風吹日曬,誰要採茶呢?
加上工資又提高,所以農業會落伍。

以前我初入社會,每天賺錢25元,買不到十斤米 ,現在一天賺二千多塊錢,可以買一百多斤米,時代跟不上。

所以說如果都要靠政府補助,也不是辦法,政府哪有錢?政府也是將所得稅、車稅等稅收累積起來才有錢。如果常常都要靠人補助,也不是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