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金敏煤礦

三峽煤礦35-金敏煤礦-平安戲及女工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金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陳世富先生等

五、內容:金敏煤礦,雜貨店


這是恩主廟,民國46年就蓋了。

問:是道教的廟嗎?

答:對,以前都叫「恩主堂」,現在改名為「觀音亭」。

平安戲都在這邊演。「平安戲」就是向祖師公、媽祖、關公謝神而演的戲。正月初九是演祖師公、媽祖,八月是演關公、祖師公。

有遊景(繞境),大家都準備祭拜。一年兩次 演布袋戲、歌仔戲,都在這裡演。

問:你有推過礦車嗎?

答:沒有,我是挑煤,把煤和土分開。洗煤的是另外一批人。

問:礦工沒有入坑工作時,大多做什麼消遣?

答:有的喜歡小賭一下,也沒什麼啦!

問:也喝酒嗎?

答:也有喝酒,這樣才不會無聊。

問:你今年80歲?

答:對,我從二、三十歲就開始在礦坑工作了。

問:你在坑外是做什麼工作?

答:推木材、燒水、燒煤炭。燒水讓礦工洗澡,以及燒茶。

問:那一間是什麼地方?

答:工人出坑後洗澡的浴室。還有作為打鐵用的地方(鐵工屋)。

這間是作為充電用的充電室。

晚上也要燒水給三番的人洗澡。

這間屋子是顧風車(扇風機)的,風車也是我在顧。

鑿岩時要送風,要把風車打開,才可送風,通風用的。


三峽煤礦34-金敏煤礦-雜貨店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金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礦工張兩成先生等

五、內容:金敏煤礦,雜貨店

 

我民國50年就來這裡開雜貨店了。

以前這裡是礦場,那裡是事務所(辦公室)。

以前工人很多,他們所需要的東西,我們都有賣。

他們要來買東西前,要先去事務所領卡片,做記錄。
一個月發兩次工資,每月三十及十五。

他們來賒帳之後,我們就呈報事務所。賒帳多少,寫在他的卡片上,把賒帳的部分扣下來,老闆再開票(提貨單)給我們。有錢就給錢,沒錢就開票(提貨單),以前都是開票比較多。

工人在這裡什麼酒都喝。

問:最大的消費是什麼?

答:菸酒、米、養豬的飼料,各種雜貨應有盡有。
以前進貨都叫卡車載,現在賣得比較少了。

年輕人都出去了,在這裡沒有工作可以做,剩下一些老人。
老人吃得比較少,以前罐頭之類的都很多,現在賣的不多,所以就不擺那麼多。

沒人了啦,礦坑收起來已經一、二十幾年了。

問:撞球室在哪裡?

答:以前工人都在這裡吃飯、玩撞球。
工人很多,沒有去外面買菜,所以我們就自己買豬宰來賣。
農曆14日殺豬,15日就從外面拿菜進來賣。

問:所以你也有賣菜?

答:對,也有賣菜。現在兩三年沒賣了。

 


三峽煤礦33-金敏煤礦-工寮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金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陳世富先生

五、內容:金敏煤礦,工寮

 

這裡就是工寮,以前是石頭屋,後來才改用磚塊。

我是民國50年來的,這工寮民國47年就有了。

這一排共有七間工寮,一間住2戶人家。那時小孩比較少,大約兩三個,年紀也小,都在床上吃飯。
廚房和浴室兩戶人家共用。

問:那不就一間住七、八個人?

答:是啊。後來沒人住 我就把它改建了。

問:所有的工寮都這麼小間嗎?

答:對。

問:工人都是外地來的嗎?

答:對,外地來這裡賺錢生活。
小孩也住在這裡,這邊的國小(插角國小金敏分校),本來有一百多人,現在我們這邊的小朋友不到5個,大部分都是外地來的。

二樓那棟建築物,以前是礦場職員住的宿舍。

他們住的比較寬敞,一戶差不多9坪。

工人就不同了,是2戶住一間,每間6坪。

坑口那裡以前整個都是工寮,現在都倒塌了。

在另外那邊也有理髮廳,然後在這裡洗頭。

還有醫務室,小孩感冒,症狀比較輕微的,可以在這裡治療。
還有木工屋,是礦場要用的。

以及倉庫、撞球室。


三峽煤礦32-金敏煤礦-礦災及受傷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金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礦工張兩成先生

五、內容:金敏煤礦,礦災


問:金敏煤礦是否曾發生過礦災?

答:也是有過礦災。

問:是因為瓦斯突出嗎?

答:對,會有瓦斯突出。

問:為什麼會瓦斯突出?

答:鑿岩時,震動岩層,瓦斯冒出來,就像瓦斯外洩一樣。人吸入後,就會昏倒。

土碳噴出來 都需要去清理。先把土碳清理乾淨,然後再把人拖出來。

問:你曾經受過傷嗎?

答:曾經在炸岩壁時,被碎石彈到。民國55年,臀部被打了一個洞,被碎石彈到。

災變是小數目,例如:火燒坑。礦坑裡的煤炭會起火,煙噴出來,人就受不了了。

起火不是火在燃燒,而是煙在薰。

問:一氧化碳?

答:對,那很毒,一般人都受不了。

我在金敏煤礦做了20年,大約罹難13人。

死亡原因也包括:不小心跌下來;搭重車時,頭抬得太高,頭部撞到支架而破裂。

坑內(拉鈴的暗號)是「七傷八敗」。

拉七下,表示有人受傷,要趕緊把他載出去。

八下表示有人死亡,五下表示停電。

民國73年,海山煤礦首先發生礦災,有80幾人罹難。

接著基隆的梅山煤礦也是80幾人。兩個月後,海一煤礦是第三個發生礦災。

清理到坑底時,我幫忙抬罹難者出來。

差不多要整理七、八天的時間。


三峽煤礦31-金敏煤礦-柑橘的耕種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金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礦工張兩成先生

五、內容:金敏煤礦,柑橘的耕種

 

我父親帶我來住這裡,是民國32年的事。

我父親那一輩都種茶、地瓜、養豬。

問:你出坑之後,都做些什麼事?

答:拿鋤頭去山上耕種,種地瓜、竹子等等。

當時除了做礦工之外,也要在山上種柑橘。

也要挑柑橘,挑到膝蓋都壞了。

那時候是種年柑,三峽地區都是年柑。種植的面積不大,收成大概四、五萬斤 ,12月採收到正月。

住在這裡的人,差不多有一半是礦工,一半則是在山上耕種。
那時候柑橘價錢還很好,種茶也不錯。

大約是民國85年,林務局就不讓耕種柑橘了。於是就改種竹筍。

問:所以現在是改種竹筍嗎?

答:對,年輕人也是種竹筍。綠竹筍、桂竹筍、麻竹筍等,都要種植,這樣才能兼顧生活。


三峽煤礦30-金敏煤礦-編制及工資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金敏里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礦工張兩成先生

五、內容:金敏煤礦,工資

 

我是民國26年年頭出生,今年74歲。

問:從幾歲到幾歲做礦工?

答:17歲到50歲。

礦坑的話,(金敏)這裡的主坑,以及下方的一斜坑、二斜坑,三斜坑、五斜坑,都有做過。

這五個礦坑,是由同一個老闆開挖的。

金敏煤礦大約是民國二十年就開採。

問:你什麼時候開始做礦工?

答:民國42年,做到民國75年關閉。

產量最多是民國57年,那時工資較平均,工人也較穩定。
內外工人加起來大約500人。

民國60幾年,工人漸漸減少,那時很多人到外面買房子,坑內的工作大都是採礦和掘進,有時是兩個人一班。

我與阿忠的父親兩人一班,傍晚4點入坑到深夜2點,早上是成福的師傅過來做的,他們是早班,我們是晚班,兩班人在做。

問:兩個人一天可以多少挖多深?

答:一米,一米是三尺三。

當時採煤大約做了8年,但是也不一定,老闆需要煤時,工作就會調度,如果採石(掘進)沒做,就做採礦。有時做兩番:第二番及第三番。

第一番是早上7點半入坑,下午5點出坑,一番兩班的工作。
掘進則只有一番而已,早上入坑,下午3點出坑,一班工作。

礦坑的工資比較高,像黃欉先生在建白雞那座廟(行修宮)時,民國52年時的工資,外工工資才25元而已,坑內工資則大約50幾元。

採煤則不一定,煤層薄時,一個人一天只能採一台礦車而已。一般大約都要採2台至2台半。


三峽煤礦29-金圳里礦區的興衰

一、日期:2010年6月

二、地點:台北縣三峽鎮農會

三、成員及工作:
  採訪,剪輯:Hm
  攝影:法月

四、受訪者:三峽農會總幹事陳宏文先生

五、內容:金圳里礦區的興衰 ,勞資糾紛問題

 

以前三峽有個「金圳里」,是由「金敏里」及「圳頭里」兩個里聯合而成。現在這兩個里合起來,人口不到500人。當時一個里人口就超過1000多人。

金圳里在最繁榮的時候,設有「圳頭派出所」。

在派出所對面,湊合橋那裡,有忠義煤礦。

以前湊合橋兩岸分成兩個里,三峽共有二十幾個里,那裡就有兩個里,可見那地方有多麼繁榮。

煤礦蕭條之後,那兩個里人口不到500人。

煤礦從日治時代開挖到到現在,礦脈已經採得差不多了。例如:忠義煤礦,已經採到水平面底下了。採得越深,成本越高。因為人工的開採,成本過高,以及其他能源的代替,所以煤礦就逐漸沒落。

採煤最早期應該是光復初期。
民國50幾年最興盛,民國60幾年還不錯。

到了民國70幾年,礦災產生,加上整個能源轉換,煤礦就開始蕭條了。

早期選舉的話,由於沒有工廠,礦區工人集中居住,所以當然每次選舉,在人口比較密集的地方,就比較好拉票。

早期礦工聚落太多了,一般礦區都有聚落,例如前面提到的金圳里,它包括金敏里及圳頭里。那個地方就是很典型早期的礦區,就像早期的金瓜石那樣。

問:他們下班以後做什麼消遣?

答:礦工進去坑裡,幾個小時很熱。

而且礦工有一句話:「進去死一個,不進去死全家。」
加上安全措施不足,所以他們對於未來比較抱著不安全的想法。其次因為是用生命換來的錢,錢很多,所以出坑不是喝酒,就是賭博。

所以礦工生涯就是及時行樂,他認為無常。

於礦工與礦主糾紛的問題,其實是制度問題所致。
我們現在的勞資法,一天要做多少個小時,一個禮拜要做40個小時等等。

以前礦工則是,你進去開採,時間夠的話就出來,你要進去2個小時也可以,3小時、5小時都可以。

你這一班出來,還要再進去,就是連番(加班)。

這怎麼算工資呢?

他們是以開採的量來算工資的,現在政府是以計時的方式計算工資,所以可說是對礦業沒有完全認識。

早期的礦工全部是計量,不是計時,因此引起很多勞資糾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