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營緣起-西蓮兒童夏令營三十週年回顧記錄片-陳鍚琦教授主講

本系列 共 6 單元 –詳見 :https://www.seelandmonastery.com/edfd/?cat=6

夏令營緣起–西蓮兒童夏令營三十週年回顧(1):
陳鍚琦教授主講

受訪者:西蓮夏令營創辦人陳鍚琦教授。

時間:2010年7月
夏令營是在民國70 (1981)年,我大學畢業的那一年。
畢業那年,我就想說,是不是可以辦一個活動,讓淨苑的佛法跟外面有接觸的機會。 後來就想說,我們可以辦輔導班之類的,讓當地的小朋友可以來上課,可以進到三寶地來。 透過互動接觸,就可以對三寶有一些印象和概念。當然最主要的就是播撒菩提的種子。當時我寫了一份簡單的計畫書給師父看,師父就同意辦這個活動,也算是回饋地方的活動。
一開始是叫做「輔導班」。主要是為了升國中的小朋友所舉辦的輔導班,所以把它叫做「西蓮暑期輔導班」。這是第一年辦這活動的想法。那時開設的課程只有三種:英語、數學、生活教育。大概就是這三種課程。
其實我們是把這個地方當成一個「潛在環境」。你來這裡,我就介紹這裡有什麼東西,讓你去認識。比如這裡叫做「蓮鄉」,「蓮鄉」什麼意思;這裡有「佛」,佛是什麼?這有三寶,什麼叫做「三寶」。這就是一個環境,他進到這裡來,自然身心就會感受到,這叫做「潛在課程」。教書不一定需要課本,這個(環境)就是課本。課本不一定寫在書上面。剛開始的時候,非常小班,當時一位老師都只帶四到六個小朋友而已。

記得我們去阿姆坪那次,師父很擔心。
我回來以後,師父跟我講:「你們去了一天,我在這裡擔心了一天。」他很怕出事情。
第一屆辦活動,一開始是考慮經費的問題。大概辦一兩屆以後,我想到學長們都是暑假都義務來一個月,其實學長暑假都可以去打工,做其他的事,但是因為都住在淨苑,無法打工,所以我就跟師父建議:「是不是可以跟居士化緣?」師父說:「這個不可以做。我們不能辦一個活動,就背一個包袱。」辦了一、兩年以後,就把輔導班轉型成夏令營。

大概是第三年,早上是夏令營,下午是輔導班,二者同時舉辦。後來就轉成完全是夏令營。這樣就不會與補習班的商業活動有衝突。對他們比較不會有威脅,所以就全部都辦夏令營。因為參與的老師都是學長,所以那時候早上辦活動,下午就給學長開一個課,讓他們在暑假也可以自修。這樣不但可以培養小朋友,也可以培養學長。

問:這是台北教育大學的標誌嗎?
答:對,這是鐘樓,是標誌之一。鐘樓就是覺醒。教育就是要覺醒學生。
我第一次去淨苑,是大學一年級的寒假,我去參加修學會。 上去我也不曉得要做什麼,就是去聽師父講經。那時候師父講的是《大寶積經》”善德天子會”。師父慣用二諦說法,當我聽到「緣起性空」道理的時候,對我的影響很大。因為過去我們所受的科學訓練裡面,我們也可以理解,整個人生、 整個世界,它都是因緣條件組合而成。但是我們從來沒有去想過,這個現象的本質,它的體性是空的。
對應到我們個人來講,會產生這樣的問題:「我們個人是什麼?」,「我是什麼?」「什麼才是我的本來?」這個問題對我的震撼是很大的。這也是我對佛法的認識,空性的理解。這是很重要,應該要去探索的。
後來我發現到,佛陀的教育和一般的教育是一樣的。就是要把人的心性開展出來。所以,佛法和教育是可以結合的。其實我的理念跟我學教育有關,就是讓小朋友有機會去touch (接觸)。
因為我覺得佛法很好,它可以讓一個人去了解他自己的生命,以及生命的根本是什麼。但是,這在教育體系裡面是缺乏的。如果小朋友能夠去接觸的話,對他來講,生命就多了一個可以去看的視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