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隊轉型-住宿型 -西蓮兒童夏令營三十年回顧(2)

西蓮兒童夏令營三十週年回顧記錄片, 本系列 共 6 單元 –詳見 :https://www.seelandmonastery.com/edfd/?cat=6

_____________________

受訪者:資深值星胡瑞祥老師

 

時間:2010年7月

問:您什麼時候開始參加夏令營的工作?
答:如果算比較早期的話,大概是民國76、77年左右(1987,1988)。
那時我在大學還是大二、大三左右的年紀。後來比較正式再回來帶轉型期,也就是住宿,是民國91(2002)年。
92(2003)年因為SARS停辦,然後是93、94年(2004、2005),這三年是轉型期的前三年,我們有密集的在帶。
91(2002)年的時候就覺得,淨苑辦了這麼多年的兒童營,也許可以嘗試著舉辦住宿型的。
因為住宿型的成效應該會比較好。因為包括吃飯、洗澡、做早晚課,都在這個地方。不過相對它的技術難度也比較高。所以,我們那時就請楊台福老師來主持這樣的模式。

民國94(2005)年,有辦了一個幹訓營。因為有一些幹部已經逐漸培養出來,所以我們就放手讓他們去做。像後來傑雄、可文、奕勳,他們大概是從這個幹訓營出來的。

(智諭)老和尚相當關心這樣的活動 他也很支持。老和尚的理念,是希望給小菩薩一個清涼快樂的暑假。但是他並不是很常直接在第一線面對小菩薩。

問:轉型成住宿型的營隊後,它的組織架構與之前(非住宿)的架構,有什麼不同?
答:有一點不太一樣。我們是以值星的方式。雖然有「值星」這個名稱,但是值星的角色基本上是執行營本部對營隊的目標,會做一些流程的引導。我們希望值星有一定的威儀,一定的佛學基礎。但是他也有一些團康的技巧,透過技巧的引導,讓小菩薩可以安住。並且他要玩的時候,可以玩;要靜下來時,可以靜下來。我們比較不希望值星是用嚴厲的口氣去要求學員。

我們那時還是有導師,就是住持師父和營主任。然後總值星,以及教務、總務。總務就是負責幕後的一些支持,教務就負責課務的搭配,法務就是法師的部份,還有顧問。

其實我們也很希望從隊輔中,培養值星。通常我們會培養在地的。譬如說,我們如果到三峽、到淨苑來辦,就會希望培養一些三峽當地的隊輔。 他可以有個半天或一天的機會當值星。 要是哪天我們不在這個營隊的時候,他可以獨當一面來支持。

佛教營隊很特殊的地方就是,它跟外面營隊有些屬性不太一樣。 外面的營隊,已經有很多人可以去帶。有很多單位在辦,有很多的人他們有一些方法。 可是佛教營隊這一塊,還比較缺乏可以去發展的人。 所以我們覺得人力是比較需要投入的。加上佛教營隊的影響其實非常大。不是只有小朋友,還包括小菩薩的家人,看到營隊結束後,小朋友的改變,他們會覺得是值得的,對佛教會有更多的認同。
另外有一點就是培養佛教青年。因為去帶小朋友的,可能是大專,或者高中這一群。這些人他們平時也不見得是佛教徒,有些人是有些佛教基礎,有些只是朋友一起帶來的。所以他們在這樣並不涉及太深佛教內涵的情況下,很自然的接觸了佛教的文化,對他們也是個影響。所以,它同時照顧到小菩薩,然後隊輔青年、佛教青年,以及家長。
包括也讓一些法師在接觸小菩薩的過程裡面,開發一些針對更小年紀朋友的弘法技巧。我們覺得它有多重的功能。

有些道場會另外設一個「活動組」,就是專門去帶團康,或是排演一些短劇。他們花比較多時間去處理這個設計。我們比較不建議用這個方式。 因為我們剛才提到的就是說,我們希望帶團康的人,除了值星之外,也可以是小隊老師,讓他們有一些參與的機會。小隊老師帶團康有很多的效益,比如說,小隊學員看到自己的老師在台上帶團康,他的認同度會不一樣。
如果是一個專門活動組的話,活動來的時候他出現,沒有活動的時候,他在旁邊忙他的。那小菩薩會覺得,他不是我們自己的老師。
所以,我們可能安排晚會由值星帶一部分,另外就分配給幾個不同的隊輔,讓他們去參與。我們比較希望走這個模式,所以我們的營隊比較不設活動組。

因為我們經歷的營隊,大部分是人力不太夠的。也就是說,不太有太多的人力,獨立出來當活動組。所以,我們通常就身兼數職。他是隊輔,也可能偶爾出來當值星,沒有當值星的時候,就回去當隊輔。他也需要一點團康的技巧。當然行門的課程,他也需要去引導小菩薩,怎麼合掌、問訊、打坐。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會歷練的比較多。

在人力很少的情況之下,讓它運轉。當它人力很少時,都可以轉得動;將來它人力夠的時候,就可以辦得很好。如果是以人力很足夠的情況去編組的話,萬一哪一年因緣不足,人力很少,這個營隊就會辦不起來。所以,我們通常會用人力最少的模式,去培養他,十八般武藝,樣樣都知道一點。至少將來人力不足的時候,他可以獨當一面。

(關於課程)可能每一年都可以有一個不同的主題。比如說,也許這一年是以淨土為主。
下一年可以是佛教藝術,或者是說十大願王,再下一年是普門品。都可以開發不同的主題。

「無盡燈」一般可以分成兩個區塊,有一部分是團康的性質,另一部分是莊嚴和感恩的意涵。通常燈不管怎麼傳,它的內涵都差不多。所以我們可以在前半段的區塊,做一些變化。

當然在過程裡面會遇到一些挫折,如果看到別人在同樣的挫折之下,他怎麼處理這個問題。以後我們就會去觀察,他是用什麼方法解決這個問題的,在觀察的過程中,自己就會進步。也可以分析別人帶的方式,跟自己帶的方式有什麼不一樣。或者是請教別人,有些則是要從錯誤裡面嚐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