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奕勳–視野的擴展與專長的應用-西蓮兒童夏令營三十週年回顧記錄片(6)

本系列 共 6 單元 –詳見 :https://www.seelandmonastery.com/edfd/?cat=6

蔡奕勳- -視野的擴展與專長的應用

我從2004年到2005年這兩年擔任小隊輔,帶小朋友。那時候剛好也進入台南大學就讀,和教育是有關係的。剛好又帶小朋友,所以我一開始進來就非常關注小朋友的部分,所以小隊輔的心思,是放在十個小朋友身上,那時候不會去關注到別隊,整個心思都在這邊。好像營隊裡面就是這十個人。
到了2007、2008兩年,嘗試擔任值星。當我站在台上,看到十隊小朋友的時候,我的單位就變成是以隊為單位去看整體。那時候從胡老師、楊老師那裡學到整體感,從整個營隊去看它的變化。

譬如說,畫圖的人都知道,在剛開始畫圖的時候,不能專注於一個小細節去畫。因為當你專注於一個細節去畫,你的視野這麼近的時候,旁邊的東西都會忽略掉。所以,在畫圖的時候,一定是把圖拉到一個手臂的距離。
我記得馬諦斯在畫圖的時候,是把畫筆綁在一根很長竿子上面。他是站在差不多兩三大步的距離在畫圖。這個觀念就是在講一種視野的開放性,大視野不拘泥於小細節,也有幫助於面對人數越多的時候。
你今天面對一百個小朋友時,如果你是用對一個小朋友的視野,去看一百個小朋友,用小隊輔的視野,去帶整個營隊的時候,應該會帶得很鑽牛角尖。
2009年慧慕師父建議我,練習當營主任,我就想說可以試看看。到最後檢討時,我發現到,和值星又不一樣的地方。我的想法變成是年與年的對比。變成以年度為單位。今年、去年、前年三個單位在做比較。
到了2010年,也剛好因為課程有一個空缺,讓我學習當講師。我印象比較深刻的事,同時這也是鼓勵未來的發展可以這樣,可以努力的把你的專長應用出來。譬如說,我是學畫圖的,有人或許是學國語或英語,不要擔心你的專長與佛教沒關係,而是要說我可以把我專長融入到各個領域裡面。
問:如果沒有專長怎麼辦?
答:不會呀!就像我那一天在上課時,就提到一個小朋友最知道的例子。以前我教過一位國中生,他就說:「我什麼都不會。」
我就說:「那至少運動呢?」
他也說不會。
我問:「那你都在幹嘛?」
他說:「我都在家。」
我問:「在家幹嘛?」
他說:「在打電動。」
我就說:「好,打電動也是一個專長。你在打電動的時候,你知道打電動背後的人力有哪些嗎?我跟你一一分析。」
譬如說電動的劇情,劇情可能是中文系的人去編的。
整個流程可能學導演的人所企劃的。配色的是誰?可能就是像我學畫的。再來配音是誰?可能是學配音的。它的背後其實有這麼多專才,你今天在進入遊戲的時候,有在注意這些嗎?其實這些都是專業的來源。
有人可以打電動打到畫圖很厲害,很多畫漫畫很厲害的人,常常是因為他喜歡看漫畫,喜歡打電動。
所以其實這是集合很多有專長的人,只是今天沒有人跟你講而已。

我想再多舉一個例子,這點大家也常常提出來講,有一位名為吉莉安林 Gillian Lynne的編舞家,常幫一些百老匯的音樂劇編舞,其中包括很有名的「貓」。
有人去訪問她以前的往事,她就說,她要謝謝媽媽,也要謝謝一位醫師。為什麼呢?她小時候在上課時,就很愛動,不愛上課,功課也不好。她媽媽就問老師:「那怎麼辦?」老師說她沒辦法。她媽媽就去找了一個醫師。醫師就請她帶吉莉安林來。
然後跟吉莉安林講:「我跟你媽媽有事要出去,你待在這房間等我。」

醫生和她母親走出去後,醫生把門關起來,把音樂放下去。兩人就在外面觀察這小孩子。
醫師發現到,當音樂響起時,吉莉安林的身體就會慢慢動起來。
醫師就跟她媽媽講說:「她沒有病,她是用活動、用運動在思考問題。」

所以,思考問題並不是說看書就叫思考問題。像以我的狀況來講,我是用繪畫的觀念、思維和觀察力,去思惟西蓮淨苑營隊的運作。

我覺得、應該不是說要讀很多書,才可以來帶營隊,而是應該融合專長,透過專長,讓頭腦開始運轉,然後吸收新的東西,它會變得很豐富,會變得很有主見,而不會被影響。

我在這裡要呼籲年輕的小隊輔,當你進入一個新的環境,或者來夏令營的時候,不要覺得自己很沒有能力。不要因為不會團康,或者不會帶小朋友,所以就沒有信心。你要試著把會的東西運用出來,你要有信心,讓你的專長被別人看到,可以用在其他的地方,讓它發揚光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