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 Kabat-Zinn演講-14-同在Being-正念-Heartfulness

0203-存在-同在-Being-Jon Kabat Zinn–中英字幕

回想過去,我們是否能記得起來,誰是生命中最令你感動的老師,就像母親對於孩子一樣?我們不記得他們說了什麼,但我們記得他們是什麼樣的老師、他們與論題(主題)之間的關係、他們對於所教授的內容具有的熱忱、他們對你有熱忱。他們看到你本來的樣子,而不只是坐在教室裡的一個學生。讓學生有這樣的學習經驗,是很難得的。
如果老師們能全心投入,知道他們為何要當老師,而且也熱愛他們所做的事情。簡言之,他們所做的,造成了他們現在的狀態(being)。
所以,當我們學習培養存在(being),並不是說我們只顧自己,不做任何事,不負責任;相反的, 我們的作為(doing)形成了存在(現在的狀態being),它們彼此會互相滋養。
「作為(doing)」來自更深刻的地方,它更有創造力,也更加敏銳,常常能使事情更順利進行。或者即使事情很困難進行,你也會跟它在一起、陪伴它,因為你的動機來自於同在being。你也可以說它是來自「愛」。(英文聽打:大西啟介;中譯:牧行者)

 

0204-正念-Heartfulness-Jon Kabat Zinn–中英字幕

當你聽到「正念、念」(mindfulness) 這個字時,很重要需要明白的一點是,全亞洲的語言,”mind”與”heart”都是用同一個字–「心」。所以當你聽到「念」(mindfulness) 這個字時,你要把它聽成是「心」(heartfulness),否則你會誤以為它只是一個單純的認知運作而已,但它並不是。
佛教所說的「意識」(awareness) 是指感官方面,有六種感官(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這種非概念性的認知,我們稱為「識」。在想法生起之前,舉例來說,我敲這個鈴。你所聽到的不是「鈴」,你不能聽到「鈴」,「鈴」是一個名字。你聽到的只是聲音。它是最初、最純淨的。然後,內心在這聲音的上面,加進了想法去識別鈴。而正念可以幫助我們的是,在最初知覺(與之後加進想法)之間,創造一個小小的空間。之後所有的批判、貼標籤、喜歡、厭惡就生起了。對所有的經驗都是如此去感受。
所以,正念讓我們的生活只是單純的去覺,而不是加諸很多的想法so that instead of experiencing our lives in the bare actuality of the senses。
對於生活,我們常常加了很多想法去體驗它:揀擇、喜歡、討厭、害怕、擔心、掛念或者耽溺。所以我們無法真正發展內在的能力(?) and in that sense not really inhabiting the full spectrum of our a inner capabilities。
由於它牽涉到某些訓練,所以從某種意義來看,它可說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但它也是不同凡響的,所以現在有很多人把注意力轉移,希望在生活中培養正念。(英文聽打:大西啟介;中譯:牧行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